介尘部落

文学|音乐|休闲娱乐|计算机技术|地球科学|社会学——知识成就命运


欧丽娟:秦可卿背后藏了多少秘密?其实《红楼梦》处处暗示了真相

历史总有很多让人每每想起就捶胸顿足的遗憾,比如那些未来得及完成的著作。

如果你有机会能够见到一位已经去世的文人,你最想见到谁?如果你有机会能够看到他未完成作品的后续,你最想知道后来的是哪一个?

答案因人而异,但小北想,曹雪芹和《红楼梦》必须榜上有名。

张爱玲有人生三恨:“一恨海棠无香,二恨鲥鱼多刺,三恨红楼梦未完”。红楼未尽,实在令人惋惜。而每重读一次每求索一层,恨曹公早逝、叹红楼未完的感觉就会愈发强烈。

在遗憾的同时,我们会在八十回的字里行间努力拼凑完整的红楼世界,认真推敲曹公预定而尚未落笔的剧情。

然后或许就会觉得,《红楼梦》确实有不太好琢磨的人物,要是曹公能再写个人物小传就好了……

秦可卿就是这样的人物,围绕在她身上的谜团太多了。

细读红楼便知道,秦可卿似乎是一个并不富贵人家的养女,如此出身的女儿是如何进得风光正盛的贾府大门的?

嫁进贾府也就不提了,她的屋内居然都是些珍贵文物——“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。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,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。”人家王夫人都没有这么大的排场呢……

秦可卿的临终托梦也很奇怪。王熙凤大家都知道,有名的“泼皮破落户”,要颜值有颜值,要能力有能力。

纵观前八十回,指点过凤姐行事的就属贾母和秦可卿了。贾母的指点不过是为了“软烟罗”的处置,而秦可卿仿若是站在通晓未来、高高在上的角度教王熙凤未雨绸缪的。同是身处朱门之地,秦可卿又是如何有这般超脱俗世的见地的呢?

然后就是秦可卿的丧事了。才开篇十三回秦可卿就“匆匆忙忙”地“下线”了,这着实让人匪夷所思。而后,身为贾府的一个儿媳妇,她的葬礼规制从各个方面来看似乎比贾敬还高,这又应该如何解释呢?

红楼众金钗,秦可卿的故事其实是最完整的。照理来说,头尾这么完整,应该最没有问题才对,但关于秦可卿这个人的阴影偏最是朦胧不清。

怎么办?曹雪芹写的是小说,是小说总会有章可循。所以,我们就一起再回到红楼梦中找找线索吧!

1 秦可卿是否高攀贾家?

贾家宁国府第五代的贾蓉,娶了秦可卿为妻。第六回说,贾蓉是“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面目清秀,身材俊俏,轻裘宝带,美服华冠”,他所迎娶的正妻自然是门当户对。第八回便介绍了秦可卿的家世背景,说道:

他父亲秦业现任营缮郎,年近七十,夫人早亡。因当年无儿女,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。谁知儿子又死了,只剩女儿,小名唤可儿,长大时,生的形容袅娜,性格风流。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,故结了亲,许与贾蓉为妻。

以秦家是否高攀了贾家的问题而言,曹雪芹说秦业现任营缮郎,又提到他“宦囊羞涩”,大家便以为那是一个小官,配不上国公府,其实这根本是想当然耳。

贾家正在降等承袭的过程中,以荣国府为例,第三回说第三代的贾赦“现袭一等将军”,早就不是国公爷了,而宁国府这边也一样,贾珍因为代替离家修道的父亲贾敬承袭爵位,所以爵位上还是属于第三代,第十三回便说贾珍“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”,和贾赦类似,但他的儿子贾蓉,则只是“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”,一个没有头衔的学生了。

至于秦业,他现在所担任的营缮郎,是曹雪芹虚拟的官职,但以营缮的工程性质来说,一定是属于工部。而明清两代工部设有营缮清吏司,主管皇家宫廷、陵寝的建造、修理等事务,其中便设有员外郎,职等是从五品。

这官一点也不算小,第三回提到贾政“现任工部员外郎”,那应该就是秦业的同事了,所以秦业的身份一点也不卑微。

何况,一个文人能在朝廷当官,那堪称是十分尊荣的社会地位,晚清时,有一位美国传教士丁韪良便说:“文官都受到良好教育,除了极个别的例外,都是千里挑一或万里挑一的精英,他们才思敏捷,是本国文化的佼佼者。”这么说来,我们还能轻视秦可卿的家世背景吗?

既然秦业的官位和贾政同一等级,两家就已经算是门当户对了。再看第十六回说,秦业死后,秦钟也跟着染疾病重,临终前魂魄依依不舍,因为“记念着家中无人掌管家务,又记挂着父亲还有留积下的三四千两银子”。

而这笔遗产足以让刘姥姥家过一百五十年的生活,实在算是大数目,可见秦家绝对不能叫做清寒。所以说,把秦业当做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,认为可卿出身卑微,那真是一大误会。

2 秦可卿是卑微的弃婴吗?

更多的人主张说,可卿来自养生堂,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弃婴,所以形成了严重的自卑感,嫁到贾家以后才会这么委屈求全,还受到公公的胁迫,才做出乱伦的行为。但这种说法是更大的误会了,以下要一一加以澄清。

第一,养生堂是清初时普遍设立的育婴堂,确实是专门收容初生弃婴的慈善机构,其中几乎都是女婴。为什么?因为在男权中心的观念和制度下,儿子可以继承香火,女儿则要出嫁,因此一旦遇到经济困难的时候,为了避免增加家庭的负担,往往会先牺牲女婴,而把她们抛弃便是一种常见的做法,养生堂便应运而生。

因此,一般人要收养孩子,都是出于延续香火的考虑,所以只会选男婴,几乎没有人会去抱养女婴。在重男轻女的观念下,秦业居然是到养生堂抱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婴回来养,那实在是太反常了,一定有很特殊的原因。

第二,即使可卿是一个弃婴,但既然已经被秦业收养,她就名正言顺地是朝廷五品官员的女儿了,因为法律制度规定,经过正式的收养程序以后,养子女便等同于亲生子女,享有同样的权利义务,因此不能再说是弃婴。

并且,可卿一定是出生没多久即被收养,她的家就是秦业家,全部的人生都是在秦家开展的,只差出生的那一刻不在秦家而已。那她怎么还会有养生堂的记忆?又何必因此而自卑?

再说,可卿一定是在很优渥、很受宠的情况下堂堂正正长大的。我们可以从两个地方看得出来,一个是她的名字,一个是她的教养。

试看她的小名叫做“可儿”,即“可人儿”的意思,用来赞美性情可取或有才德的人。这显示秦业十分地疼爱她,而且越看越爱,简直就是掌上明珠,故而秦可卿可以嫁进宁国府做媳妇,成为温柔版的王熙凤。

所以说,虽然可卿最早是从养生堂抱来的孩子,但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完全不再是一个弃婴,我们绝不能用“弃婴”来解释她的身份和性格,否则一定会误入歧途。

3 秦可卿卧室的“色情装置”暗示了她的性格

第五回,当时宁府的花园内梅花盛开,贾珍的妻子尤氏便治酒请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等过来赏花。一时宝玉倦怠,欲睡中觉,最后选定了可卿的卧室,因为那正是宝玉所喜欢的风格:

刚至房门,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。宝玉觉得眼饧骨软,连说:“好香!”入房向壁上看时,有唐伯虎画的《海棠春睡图》,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,其联云:嫩寒锁梦因春冷,芳气笼人是酒香。

单单这一段就已经充满了情色的暗示,不只满屋子弥漫渗透的女性气息简直是沁入骨髓,令人心神迷醉、浑身发软,墙上所挂的图画更是隐藏了重要的线索。

参照探春的秋爽斋,里面悬挂的是一大幅宋朝米芾的《烟雨图》,两边对联写的是“烟霞闲骨格,泉石野生涯”,展现了高雅文人的隐逸风范,而可卿的《海棠春睡图》便迥然不同,完全是女性化的香艳浪漫。那图上所画的可不是单纯的海棠花,其实主要是衬托醉酒的杨贵妃。杨贵妃醉态可掬,风情万种,所以被唐明皇比喻为海棠春睡,令人想要一亲芳泽。

而“海棠春睡”在晚明时便已经成为艳情小说的题材,被赋予春宫画的想象。所以说,一踏进可卿的房间,就已经开始渲染情色的氛围,接下来所描写的摆设更是强化了这一点。

曹雪芹对可卿的卧室继续铺陈道:

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,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,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。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,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。宝玉含笑连说:“这里好!”秦氏笑道:“我这屋子,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。”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,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。

既然这“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”,那岂不等于是太虚幻境中,兼美女神所在的“其间铺陈之盛,乃素所未见之物”的那一间香闺绣阁吗?正属于展演“云雨情”的舞台。

何况关于这一大段描写,很明显地又处处充满了色情意象,各种历史典故都离不开男女关系,或至少都和女性的卧房、寝具有关,与《海棠春睡图》的主题是一致的。图片

这时宝玉年龄还太小,也根本不知道武则天、赵飞燕、杨贵妃的传说,也就不能发挥性联想。因此,对宝玉而言,那些房间里摆设的宝镜、金盘、木瓜、卧榻、联珠帐,便只是富贵人家的精美用品而已。

所以说,这些“色情装置”都是为了塑造秦可卿的性格而准备的。原来,可卿确实有着这一方面不可告人的隐私,也就是情色出轨的行为,但那个对象并不是宝玉,而是她的公公,贾珍。这是罪大恶极的乱伦行为,却居然发生在完美的可卿身上,实在是太矛盾、太冲突了,令人难以置信。

因此,在这些摆设物件前面加上了与色情有关的形容词,都是曹雪芹要渲染可卿隐藏的这一面才刻意采用的,目的是给可卿和贾珍的爬灰关系一个合理的铺垫。

4 秦可卿和贾珍是两情相悦

第七回中焦大乱嚷说,“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!每日家偷狗戏鸡,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,我什么不知道?”

宁国府里有翁媳关系的,只有贾珍和秦可卿,所以焦大所指应当就是这二人。可是,完美又有眼光的秦可卿,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?于是有很多人以为,秦可卿是被迫屈服于贾珍的,因为她卑微的出身抵抗不了贾珍的威权压迫。

但是我们已经澄清过,可卿的身世清清白白、堂堂正正,和现在的贾家门当户对,而且明媒正娶,是第十三回所说的“世袭宁国公冢孙妇”,即宁国公嫡长孙的妻子,更是老祖宗贾母心目中的“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,极受宠爱与关心,根本不是什么委屈求全的小媳妇,可见这种片面逼奸的说法并不能成立。因此,这桩孽缘一定有其他的原因。

其实,这个原因曹雪芹早就很明白地告诉我们了,第五回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,也看到了秦可卿的图谶,上面是:

画着高楼大厦,有一美人悬梁自缢。其判云:

情天情海幻情身,情既相逢必主淫。

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。

所谓“情既相逢”不就是两情相悦的意思吗?这清清楚楚地说明,可卿和贾珍之间是两情相悦的,于是才发展出淫乱的行为。但必须说,即使是建立在发自内心的情感之上,也不能合理化后续的不正当发展。也正是因为这种悖德行为的严重性,所以注定了秦可卿必须早死的命运。图片

但奇怪的是,秦可卿既聪慧干练又英明睿智,并不是天真无知的小女孩,怎么会陷入这样的泥淖里走向自我毁灭?固然可卿和贾珍的关系是以两情相悦为基础,但以可卿的智慧,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失控才对。

而既然事实是已经失控了,那么必定有某个特殊的原因作祟,以致连理性都控制不了,那可能的原因就是:可卿居然有一种不可告人的隐私,即纵欲的一面。

关于这一点,曹雪芹做了三个十分巧妙的设计,第一个设计,是让可卿的房间充满了性暗示,而房间是屋主的自我呈现,所以那些色情装置正是可卿的性格反映。

第二,可卿的问题绝对不纯粹是身体方面的毛病而已,也不是一般的身心症,和凤姐后来的情况并不一样;再加上又牵涉到爬灰的道德问题,而导致了“淫丧天香楼”,这么一推敲,便可以提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了,那就是秦可卿之所以会生病,原因即是纵欲所引起。

关于这一点,“情既相逢必主淫”以及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”这两句都有个“淫”字,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,“淫”不但是在讲爬灰的事实,也指出了爬灰的原因,即一种会让她失控的情色欲望。

因此,如果在可卿刚刚进入性成熟时便加以调理,通过药物以及“养心”的陶冶而化解或克制她的性需求,那就可以釜底抽薪,不会发生后来的爬灰情况了。

再看曹雪芹的第三个巧妙设计,即曹雪芹在写可卿从生病到死亡的故事时,特别同步安排了另一个类似的故事,那就是贾瑞对凤姐起淫心。

可卿和贾瑞的故事不但发生在同一段时间里,彼此重叠,而且情况十分雷同,那便一定不是巧合。既然贾瑞是纵欲而死,犹如西门庆般脱精殒命,那么同理可推,显然曹雪芹是要告诉我们,秦可卿就和贾瑞一样,最后也是纵欲而导致疾病,并且因此丧生。

5 关于可卿结局的各种争议

那么,可卿究竟是怎么死的?这又是一个争辩不休的问题了。问题出在现在的版本里同时有两种说法,一个是慢性病致死,一个是上吊自尽。

一般都以为,目前的文本清楚写到可卿是慢性病恶化到病入膏肓,自从第十回开始提到可卿在中秋以后生病,接下来的四个月,情况是越来越严重,到了年底的腊月,凤姐“来到宁府,看见秦氏的光景,虽未甚添病,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”,那真是骨瘦如柴。两妯娌聊过以后,凤姐出来到了尤氏上房坐下,两人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那么可卿的死便应该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。

然而奇怪的是,当可卿的死讯传来时,大家的反应却又是疑窦重重,第十三回凤姐梦见可卿来告别以后,随之听到云板连叩四下的丧音,这时曹雪芹说:“彼时合家皆知,无不纳罕,都有些疑心。”这么看起来,可卿的死又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,比较像是忽然去上吊,那不是发生矛盾了吗?

其实,上吊自尽的这一种方式本来就是曹雪芹要写的,所以还是可以看到一些隐隐约约的影子。例如太虚幻境的人物图谶上说:“画着高楼大厦,有一美人悬梁自缢。”而脂砚斋也说: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”,作者用史笔也。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,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,其言其意,令人悲切感服,姑赦之,因命芹溪删去“遗簪”“更衣”诸文。是以此回只十页,删去天香楼一节,少去四五页也。

原来第十三回最初所拟的回目是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”,而不是现在的“秦可卿死封龙禁尉”,这更明确不过了,可卿是要在天香楼悬梁自缢的,与第五回太虚幻境的图谶相符。

那么,怎么一下子是慢性病恶化,一下子又是上吊自尽呢?

曹雪芹在脂砚斋的干涉之下,其实只做了删除,但并没有把上吊改成病死,上吊和病死都是原稿本来即有的,因此根本没有矛盾。

原来,曹雪芹删除了“淫丧天香楼”的一段,而那一段就是秦可卿上吊的过程。如果把这一段补进来,整个过程便完全合情合理了。

换句话说,秦可卿生病是事实,上吊也是事实,但大家虽然对可卿的病已经有了后事的准备,却并没有想到她会去上吊。因此大家之所以会起疑心,原因不在于可卿的死,而在于可卿的死法。

根据脂砚斋的说法,曹雪芹所删除的情节,除了“淫丧天香楼”一段之外,另外还包括“遗簪”“更衣”诸文,那应该都是和两人幽会有关的段落,而且幽会的地点一样是在天香楼,因为花园里的楼阁比较偏远又隐密,常常就是偷情的理想地点。

这么说来,天香楼可以说一切罪恶的集中地,既是滥情纵欲的犯罪现场,也是以死谢罪的解脱终点。而脂砚斋要曹雪芹删掉的部分,都是和爬灰有关的情节,为的是要维护可卿完美的形象,感谢她对贾家的一片苦心,那也算是一种慈悲宽厚的好意了。

至于可卿人生的最后一里路,完整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:可卿因为纵欲的关系而生病了,病了半年左右的时间,虽然病入膏肓,但这时候还是有行动能力,可以轻微地活动。

而在养病的过程中,可卿有足够的时间回想过去、反省自己,于痛定思痛之下,十分地悔恨自责,因此在那一个夜深人静的暗夜里,独自用微弱的力气走向天香楼,以上吊自尽来赎罪。

这种亲手了结罪恶的谢幕方式,虽然并不能改变悲剧的下场,但却可以让可卿恢复一点尊严。毕竟她是正十二金钗之一,而浪女回头的觉醒与悔悟,总是有那么一点悲壮,令人心生悲悯,相比之下贾瑞始终执迷不悟,只让人觉得可耻又可笑。因此,可卿最后的悬梁自尽可以说是必要的、不可或缺的。

阅读全文
公众号-介尘阅读时光
赞赏支持

0 Responses to “欧丽娟:秦可卿背后藏了多少秘密?其实《红楼梦》处处暗示了真相”

Leave a Reply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(required)

(required)